Www.KL126.Com - 坤龙教育资源网

【原创】、健康与经济增长:最优能源税收入分配研究

作者:小编 来源:未知 日期:2021-5-22 8:23:27 人气: 标签:能源与经济
导读:姓名缘分测试小游戏在经济增长与的双重压力下,如何实现在不损害经济或尽量降低经济产出损失的前提下减少污染、提高居民福利水平已成为当前我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姓名缘分测试小游戏在经济增长与的双重压力下,如何实现在不损害经济或尽量降低经济产出损失的前提下减少污染、提高居民福利水平已成为当前我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实现经济转型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之一。本文代交叠模型基础上引入污染对健康的影响,系统地探讨了在既定税率情形下能源税收入在居民收入与减排活动之间的最优分配比例,以降低“-健康-贫困”陷阱风险。研究表明,理论上存在能够实现人均产出最大化或居民福利最大化的最优分配比例。然而,结合中国实际参数,研究发现我国能源税收入分配政策难以同时满足两者最优目标;具体分配比例取决于决策偏好,并需要根据实际情况的差异进行相应调整。

  自以来,在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我国能源问题却日趋严重,由污染引发的健康风险和损失成为社会高度关注的焦点。当污染损害健康——诱发疾病——损害劳动能力——加重经济负担并减少就业与劳动收入——陷入贫困——更加依赖能源资源——更为恶化——加重健康损害——更加贫困——……我国陷入“-健康-贫困”陷阱中(祁毓和卢洪友,2015)。因此,处理好、经济与健康之间的关系是当前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无法回避、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之一。鉴于污染的社会负外部性,征收能源税已逐渐成为世界治理污染的重要手段。当下,我国能源税征收已成既定事实,但收入用途却一直模糊不清。因此,在既定的能源税税率情况下,基于、健康与经济协调发展的视角,研究能源税收入分配问题,从而在不损害经济或尽量降低经济产出损失的前提下,改善质量,跨越“-健康-贫困”陷阱,这是当前我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实现经济转型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重大研究课题之一。

  有关征收税是否损害经济增长的观点一直是学界讨论的热点话题,但至今仍然存在争议。其中,最早提出这一问题的是 Pearce(1991),他认为税收机制不仅可以改善,还会通过税收收入的合理再分配来降低征税所带来的扭曲,减少原有经济损失,增加居民收入。Chiroleu & Fodha(2006)基于世代交叠模型研究发现,当污染税收入用于降低劳动税税率时,短期内当前两代人福利水平将会显著提升;长期来看,经济增长会逐渐接近修正黄金律。然而,Parry(1995)却发现,基于一般均衡视角,税收扭曲效应将会变得更为严重;以征收家庭污染税为例,在刺激清洁品需求、污染品需求的同时,征税会降低居民劳动收入,放大污染税扭曲效应,最终损害经济产出。相对于国外研究,国内学术界的讨论更多地聚焦于能源税,且往往从角度出发研究征税效果。一些学者(高颖和李善同,2009;张为付和潘颖,2007)认为能源税是能够实现经济持续增长的。然而,也有一些学者认为能源税会阻碍经济增长。例如,王德发(2006)、杨岚等(2009)等学者均发现征收能源税对国民经济总量增在一定的负面影响。

  不难发现,作为连接、经济与贫困之间关系的重要渠道——健康,并没有在大多数现有研究中得到应有的关注。事实上,由于污染的负外部性,质量与健康息息相关,而健康又是一种个人经济生产能力,直接影响个体经济产出和福利水平。鉴于我国“-健康-贫困”陷阱风险的存在,非常有必要考虑、健康与贫困之间的恶性循环关系。为了充分发挥能源税的逆向约束与正向激励作用,将能源税收入用于补贴减排活动以提高居民健康水平并减少贫困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政策实践中,都常重要的关键问题之一,然而在以往研究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那么,在既定能源税税率条件下,作为能源税征收的主体,应如何在居民收入和减排补贴之间配置税收收入,以实现经济损失最小化?为此,本文试图基于世代交叠(Overlapping Generations,OLG)模型的理论基础,系统分析能源税、能源消耗、污染及健康质量影响长期经济增长的内在机制,借此讨论最优能源税收入分配问题, 以及最大化稳态均衡下的终身福利与人均产出。

  基于OLG 模型,假设每一代人分为青年和老年两个群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原来的青年群体进入老年阶段时,原来处于老年人群将会逝去,而新的一代青年人也会出生;因此,任何时间点上都会同时存在这两个不同年龄层次的人群。在成年时期,社会拥有一单位的劳动要素禀赋,并会无弹性地提供给要素市场。为简化问题,人口无性别之分,每个人都会生育一个孩

  面对“-健康-贫困”陷阱风险,如何制定能源税政策实现经济与的协调发展成为我国亟需解决的问题。其中,征收能源税已成为既定事实,如何分配税收收入来减轻甚至避免经济损失成为目前学界和社会关注的热点,也关系到我国治理和改善民生等重大政策目标的顺利实现。考虑到污染对健康质量及经济产出的影响,认为应将能源税收入分配给居民收入与支持企业减排上。因此,基于健康影响经济产出的视角,本文构建OLG 理论模型,首次讨论了在既定能源税税率水平下能源税收入在居民收入与污染减排之间的最优分配比例问题,得出的研究总结如下:

  其一,征收能源税并将其收入用于补贴居民收入及企业污染减排的能源税收政策能够发挥逆向约束与正向激励的双重作用,在最大限度上降低能源税征收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与居民福利损失。如此以来,能源税政策将能源税征收与收入分配相结合,这也符合《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的“谁污染、谁负责,多排放、多负担,节能减排得收益、获补偿”的原则,有利于降低征税损失,促进减排,为降低“中等收入陷阱”风险提供保障。

  其二,能源税收入在居民收入与减排活动之间的补贴比例取决于政策制定者的决策偏好。过去我国片面地追求国民生产总值增长,将经济产出作为评估官员业绩的标准,从而导致各级领导干部过度追求经济增长指标,忽视更为重要的健康、以及居民福祉。目前来看,我国能源税收入分配政策无法同时实现人均产出与居民福利的最大化。因此,关于经济增长与福利增进的目标选取上需要依赖于我国的决策偏好。若政策导向由原有的唯 P 论向增进居民福祉转变,尽管可能会放慢经济增长速度,无法实现稳态均衡条件下的人均产出最大化,但会提升居民福利水平,这才是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根本体现。

  其三,能源税收入分配政策需要根据各地区的实际情况进行相应调整。中国地域辽阔,各地区污染与经济发展状况差异较大,一刀切的能源税收入分配机制在经济上往往是无效的。因此,在中央制定统一的能源税收入分配政策基础上,地方应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因地制宜,适当调整具体分配比例,从而兼顾各地区经济增长、与居民福祉。同时,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推进,、污染和公共健康问题日益凸显,能源税收入分配政策也需要适时调整,因时制宜,才能不断提升居民福利水平、保障经济健康发展。

  [1] 白重恩,张琼, 2014:《中国的资本回报率及其影响因素分析》,《世界经济》第10期。

  [2] 高颖、李善同, 2009:《征收能源消费税对社会经济与能源的影响分析》,《中国人口·资源与》,第2期。

  [4] 祁毓、卢洪友, 2015:《污染、健康与不平等——跨越健康贫困陷阱》,《管理世界》第9期。

  [5]祁毓、卢洪友、张宁传,2015:《质量、健康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财贸经济》第6期。

  [6] 王德发,2006:《能源税征收的劳动替代效应研究——基于上海市2002年大气污染的CGE模型的试算》,《财经研究》第2期。

  [7] 汪伟,2012:《人口老龄化、养老保险制度变革与中国经济增长——理论分析与数值模拟》,《金融研究》第10期。

  [8] 王小鲁、樊纲,2000:《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跨世界的回顾与展望》,经济科学出版社。

  [9] 杨岚、毛显强、刘琴、刘昭阳,2009:《基于CGE模型的能源税政策影响分析》,《中国人口Ÿ资源与》第2期。

  [10] 张芬、周浩、邹薇, 2012:《公共健康支出、私人健康投资与经济增长:一个完全预见情况下的OLG模型》,《经济评论》第6期。

  [11] 张军,2002:《资本形成、工业化与经济增长:中国的转轨特征》,《经济研究》第6期。

  [12]张为付、潘颖,2007:《能源税对国际贸易与污染影响的研究》,《南开经济研究》第3期。

  

关键词:能源与经济
上一篇:标题
下一篇:没有资料
狗狗币